第 77 章

        为了给各大中学一个检查视频设备的时间,  辩论赛的直播提前一个小时就开了,因此学校里的学生看到的,只是比赛现场的画面,  真正的比赛还得一段时间才开始。

        “我怎么这么紧张呢?”小胖子紧紧盯着每一个镜头,  看到一闪而过的戚慕阳时,就会稍微放松,  然后继续紧张的在画面里搜寻。

        奸臣咽了下口水,目光也没从电视上移开过:“别说你紧张,  我都要紧张死了。”

        “话说这次也会和以前一样配同传字幕吧?不然我可听不懂。”陈秀小心的问。

        小胖子点了点头:“和以前一样,  字幕由上两届的前三负责……不过听不懂也没事,  之前老大跟不及格打比赛那次,  我们也听不太懂,但从对方的表情和声音流畅度上,  也能感觉到谁好谁坏。”

        “也是,我只要看着老大的表情,就能知道他占不占优势了。”陈秀小声嘀咕一句。

        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顾泉微微一动,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奸臣斜了他一眼,  用脚尖踢了一下他的腿:“喂,装什么呢,明明很想看。”

        自打上次老大被恶意抢走名额后、顾泉成了第一个帮他说话的人时,  他就看出来了,  这小子还不算无药可救,所以最近对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无视了。

        顾泉被他踹了一下也不生气,  懒洋洋的坐了起来:“我现在脾气真是好了,  阿猫阿狗都敢随便挑衅我。”

        “哪那么多屁话,  赶紧的,快开始了。”奸臣说完,  随意的扔给他一包薯片。

        顾泉顿了一下,嗤了一声将薯片撕开了。

        另一边一家三口坐在a大的礼堂里,褚晴左手水右手毛巾,一脸紧张的看着戚未晨给儿子讲注意事项。最后一场是公开性的,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四十分钟,礼堂里已经来了许多观众,都在等着比赛开始。

        最后参赛的六个人,神色都不太轻松,尤其是角落里的不及格。戚慕阳的存在像是一根刺,起初扎在他的喉咙里,现在扎在他的心口上,时刻提醒他比赛的名额是抢来的,是虚假的。

        段主任看出了他的紧张,温和的宽慰道:“不要紧张,现在只剩下六个人了,有二分之一的几率能进前三,你放宽心好好比赛,一定可以进去的。”

        “但是戚慕阳在……”不及格声音微哑。

        段主任顿了一下,勉强笑道:“他之前赢你两次,只是凑巧而已,一个成绩这么差的学生,是不可能在这种大型比赛上赢过你的,别担心。”

        “不是两次,是三次。”不及格看向他。

        段主任听到他这么说,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胡说,就是两次!”

        不及格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了。

        “小甄啊,以后说话小心点,我是负责学校比赛的人,这件事由我全权负责,你知道我为了帮你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吗?要是被校长知道了,我可是要面临处分的,至于你,恐怕也不会好过。”段主任不高兴道。

        不及格声音微颤:“对不起,主任。”

        “唉,总之你一定要争气,争气进入前三拿到加分,这样也不枉我对你费了这么大心思了。”段主任恢复成慈祥的态度。

        不及格嘴唇动了动,小心道:“可是我的实力不如戚慕阳,这是事实,如果他继续比赛的话,最后排名出来时,就算我进了前三,他也大概率在我前面,那我们作弊的事,恐怕还是会被发现。”

        段主任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件事。与其说没想到,不如说根本不愿意想,他当了这么多年老师,自认为眼光奇准,戚慕阳那种不着调的学生,在他眼里根本就不会有大出息。

        “主任,我们必须得考虑到这个情况啊,”不及格斟酌着开口,“当然了,如果他能临时退出,那比赛的人就只剩下五个,按照比赛的规则,需要临时加一场笔试淘汰一人,再让剩下的四人组成两队比赛……您知道我笔试实力更强,如果能这样进行的话,进入前三的概率就大了。”

        段主任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等他说完后陷入了沉思。不及格耐心的在旁边等待,并不觉得主任会拒绝他的提议,他们两个人其实很像,都是社会达尔文论的簇拥者,都不喜欢戚慕阳这种人。

        果然,片刻之后,段主任沉声道:“我去劝他。”

        “他要是不答应呢?”不及格忙问。

        段主任颇为自信:“我可以动用手中资源,帮他找个普通高校的录取名额,以他现在的成绩,根本考不上的那种,他除非傻了才不答应。”

        “可是万一呢?”不及格皱眉。

        段主任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向他。

        褚晴往他们这边瞄了几次,都看到段主任和不及格凑在一起鬼鬼祟祟的,不由得拉了拉戚未晨的袖子:“他们不会又想搞什么阴谋诡计吧?”

        戚未晨扫了一眼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小心点就是。”

        “对,戚慕阳,你待会儿不要吃东西,最好也别喝水,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找几个小混混把你从这里绑走。”褚晴立刻叮嘱。

        戚慕阳笑了一声:“不喝水不太行,我好渴。”

        “哦,那就喝咱们自带的,刚刚好的温开水,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褚晴说着,便将手里的杯子拧开了递到他嘴边,戚慕阳哪受过这种待遇,当即受宠若惊的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

        一旁的戚未晨沉默一瞬:“我也渴了。”

        “桌子上有矿泉水,自己拿吧。”褚晴随口道。

        戚未晨看向辩论赛赠送的矿泉水,默默的不说话了。戚慕阳得意的看他一眼,趁着今天这个好机会一直缠着褚晴,十分钟的功夫喝了几次水,直接把保温杯里的全都解决了。

        而喝水太多的后果就是,他终于忍不住上厕所了。褚晴忙道:“让你爸跟着去。”

        “不用,我去去就回。”刚才挑衅太多,戚慕阳可不敢叫上老爸,闻言一溜烟的跑了。

        他一出去,段主任就跟着出去了,没多久不及格也消失在座位上,戚未晨眉眼一动,缓缓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戚慕阳跑去洗手间解决了人生大事,顿时一阵轻松,心情颇好的洗手时,透过洗手台前的镜子看到了进来的人,脸上的笑意立刻淡了一分,擦干了手揣进兜里,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

        “戚同学,真没想到你表现这么好,竟然冲进了前六,真是为承德高中增光啊。”段主任笑呵呵道。

        戚慕阳嘲讽的勾起唇角:“段主任说笑了,我是以个人名义参加比赛,跟承德高中有什么干系?再说了,我表现好不好,段主任难道心里不清楚?倒是一个赝品竟然也到了前六,还挺叫人惊讶的。”

        段主任没想到他这么不给自己留面子,笑容僵了的同时对他更不满意,到底是底子差学习又不好的家伙,连尊师重道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

        “段主任找我有事?”戚慕阳扬眉。

        段主任想到正事要紧,咳了一声道:“最后一场选拔赛时,我让甄有志同学胜出,确实对你很不公平,这一点我也该向你道歉,但是你得理解一下,我也是从学校的利益出发的,再说了,就算你进了前三……哪怕第一了又怎么样?你别说加六十分,就是加一百六,也考不上这三所大学的其中一所吧?但如果是甄有志加分就不一样了,他会非常稳定的考上,为学校增光。”

        “所以就为了给学校增光,牺牲我一个?”戚慕阳讽刺的问。

        段主任叹了声气:“主要是这分数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其实我一早就想好怎么补偿你了,学校有推荐生名额,像你这种外语好的学生,很受普通高校的欢迎,我可以给你一个推荐名额,让你顺顺利利的上大学。”

        他说完顿了一下,怕戚慕阳不答应,于是苦心劝说:“你别看只是普通高校,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以你的成绩来说,很可能什么都考不上,所以我给你的名额是最好的选择,比你考a大这些学校加六十分要来得实在……”

        “你到底想说什么?”戚慕阳打断他的话。

        段主任几次三番被一个小毛孩打断,心里的不愉快进一步扩大,但面上却是滴水不漏:“我想劝你放弃比赛。”

        “放弃?”戚慕阳扬眉。

        段主任索性直说了:“你放弃之后,为了保持双数人比赛,会通过笔试淘汰一个,甄有志笔试成绩一直稳定,应该能顺利进入前四,这样争取前三获得加分的概率就大了,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推荐生名额一定有你一个。”

        “甄有志是你儿子吗?你对他这么好?”戚慕阳忍不住怀疑。

        段主任笑了一声:“不是儿子,但是学校最有希望的学生之一,我作为学校的领导层,当然能帮则帮。”

        戚慕阳懂了,扫了他一眼便往外走,段主任忍不住跟上:“你答应了?”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话没说完,戚慕阳推了一下洗手间关着的门,脸色顿时难看了。

        段主任皱眉走了过去:“你再考虑一下,我真的是为了大家好。”

        “把门给老子打开。”戚慕阳面色阴沉。

        段主任愣了一下,试着推了推门,结果怎么也推不动。

        洗手间外面,不及格脸色惨白的缩在角落里,怔怔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戚未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戚未晨平静的看向门上插的钥匙,半晌缓缓道:“门在关着的状态下插上钥匙,就无法从另一边打开,这招我之前用过。”

        “……你想怎么样?”不及格死死盯着他。

        戚未晨扫了他一眼,过去将门打开了,戚慕阳立刻推开门出来:“谁他妈……爸?”

        “爸?”段主任听到戚慕阳的称呼,顿时有些惊讶。

        戚慕阳面不改色的补上一句:“把门给锁了?是你啊甄有志?”

        “……我、我只是凑巧经过。”不及格嘴硬。

        戚慕阳嗤了一声:“钥匙上的指纹擦干净了吗?要不要找人做个鉴定,或者报警?”

        “不能报警!”不及格脱口而出。

        戚慕阳勾起唇角:“你不是说不是你吗?”

        不及格顿时不说话了。

        段主任立刻看向不及格,看到他的表情后皱了皱眉头,本着大事化了的想法道:“行了,马上就该比赛了,都回去准备吧。”

        “段主任,他把我锁在洗手间,摆明了是不想我参赛,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戚慕阳懒洋洋的问。

        段主任啧了一声,对他最后一点耐心也没了:“都是同学,何必闹这么难看,甄有志同学已经知道错了,你也别太得寸进尺,再说这不也没有耽误你比赛吗?”

        戚慕阳冷嗤一声,看向戚未晨。

        戚未晨平静的看着不及格,在对方紧张的目光下淡淡道:“你安心比赛,这件事我们暂时不追究。”

        不及格一愣。段主任脸色好看了些:“到底是咱们学校的年级第一,为人就是大度,戚慕阳你学着点。”

        “一定要发挥出最大的实力,这样输给慕阳时,才足够心服口服。”戚未晨冷淡的补充一句。

        段主任被啪啪打脸,噎了半晌后带着不及格走了,走出一段路后终于忍不住训斥他了。戚慕阳听着段主任训人的声音,等他们走远才笑眯眯的看着戚未晨:“爸,真的不追究?”

        “是暂时不追究。”戚未晨指出重点。

        戚慕阳扬起唇角:“可以后追究的话,不就没证据了?”

        “你不是已经保存证据了?”戚未晨反问。

        戚慕阳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如果没有存证据,你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揍不及格,而不是问是不是他做的。”因为肯定是他做的,完全没有问的必要。

        戚慕阳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上面还显示正在录音中,他直接把最后一段父子俩的对话删了,点击保存重新揣回兜里:“走吧,去比赛!”

        “嗯。”

        父子二人一起回了礼堂,还没到位置上就看到褚晴揣了一大堆零食,正在紧张的盯着礼堂大台子上的人。戚慕阳过去抢了一个糯米糍:“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不行,我太紧张了,需要吃点东西才能缓解,”褚晴说着,又把糯米糍抢回来,“你该上台了,不能乱吃东西,这些交给我就好……对了,你们去个洗手间怎么这么长时间?”

        “哦,又在外面做了点练习。”戚慕阳轻描淡写道,并不想把那些恶心事告诉褚晴。

        显然戚未晨也是这么想的,闻言只是沉默的附和一声。

        褚晴没有多想,撕开糯米糍的袋子就开始吃,戚慕阳在她的紧张中终于登台抽取题目了,戚慕阳和不及格很巧的抽中了相反的立场。

        承德高中的三年二班里,同学们顿时惊呼一声,有人深深惋惜:“要是一队该多好,还能互相帮忙。”

        “你指望不及格帮我家老大?”奸臣的音调高了些。

        那人沉默一瞬,没忍住笑了起来。以不及格的为人,不踩戚慕阳两脚就算了,怎么可能会帮他。

        顾泉倚着后墙,玩味的看着电视上的戚慕阳:“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这小子得多高兴。”

        戚慕阳确实心情挺愉悦,不过拿到题目之后就全心投入到比赛中去了,暂时也顾不上不及格。不及格有些心烦意乱,但他心态更强大,等开始比赛之后,也暂时压制了内心的烦躁,稳定的展开了比赛。

        褚晴一脸紧张的拿着一个巨大的面包,小仓鼠一样一口一口的啃,一边啃一边往台子上看。现场没有翻译,她能勉强听懂的单词很少很少,只能高度集中的盯着戚慕阳的表情,生怕错过了什么。

        戚未晨起初还在听戚慕阳打比赛,渐渐的注意力就集中在褚晴身上了,看到她手里比脸还要大两三倍的面包,沉默一瞬后问:“你从哪买的?”

        “这个吗?礼堂旁边的超市呀,就剩一个了,你要啃吗?”褚晴无辜的邀请。

        戚未晨默默别开脸:“……不用了,你也少吃,等结束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没事,这东西不占肚子的。”褚晴吸了一下鼻子,继续紧张的啃面包。

        台上神仙打架,各大中学的学生在电视机前围观神仙打架,明明自己不是比赛的那个,可也忍不住跟着紧张,思路被正反两方猫玩耗子一样来回拉扯。

        最震惊的还是三年二班这些人,他们虽然知道戚慕阳能一路晋级,肯定是有实力的,但当亲眼看到时,还是有种受到冲击的感觉。

        班里一片沉默,每个人的心弦都被调动,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学校论坛被刷爆了!”

        “怎么回事?”奸臣忙问。

        那人笑了起来:“都在夸戚慕阳,想知道他联系方式什么的,一堆乱七八糟的。”

        “这六个人里,也就我老大长得最好,难怪这么多人问。”奸臣十分骄傲的打开论坛,开始在上面吹戚慕阳的彩虹屁。

        陈秀和小胖子也赶紧加入,顾泉不屑的笑了一声,默默掏出了手机。

        第一场比赛在众人的围观下结束,第二场是正反方调换立场,如第一场开始之前一样,给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班里众人跟着放松,都开始刷论坛了,这种身边同学突然网红的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的。

        奸臣正挨个找关于辩论赛的帖子回复,突然看到一条‘这个女生好漂亮,也是你们学校的人吧?’的帖子,他愣了一下,点进去一看,就看到褚晴正捧着一个巨大的面包在啃的动图,茫然的表情和夸张的面包也掩藏不住她的美貌。

        ……就是看起来有点傻兮兮的。

        “噗,你们快看电视。”

        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众人立刻看向电视,只见电视里褚晴正抱着面包一口一口的啃,双眼发直的样子宛若美貌小傻子。

        奸臣沉默一瞬:“这是怎么回事?”

        “跟以前一样,中场休息时间,为了不打扰台上选手思绪,暂时切了镜头,”小胖子斟酌着开口,“估计是刚好切到了褚爷脸上。”

        “……那之后还转换镜头吗?”奸臣无语。

        小胖子沧桑的看他一眼:“应该不会。”

        奸臣:“……”

        他试图给褚晴和戚未晨打电话,好叫褚晴放弃那块面包,然而比赛场内可能有什么屏障,他打了半天都没打过去,只好就此作罢,眼睁睁看着褚晴对着镜头吃了十分钟的面包,而学校论坛也被她吃面包的照片刷爆了。

        “……没想到褚爷最后出圈不是靠美貌,而是靠沙雕。”奸臣无语道。

        陈秀轻轻抽了一口气:“但愿她知道这件事后不要崩溃。”

        不知道自己的吃相已经被整个a城的初高中生们看到了,褚晴依然抱着大面包啃得忘我,直到不小心打了个嗝,才被戚未晨强制收走。

        “再给我啃两口。”褚晴可怜的看向他。

        戚未晨扫了她一眼,毫不留恋的把面包收起来了。褚晴无奈,只好委屈兮兮的盯着台上的戚慕阳。

        第二轮比赛要比第一场更难,因为换了立场,所以不仅要推翻自己刚才全部说过的话,还要记住对方在上一场用过的论据,避免重复。如果第一场看起来像热身,那第二场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台上明显要比第一场激烈很多,一直保持轻松的戚慕阳眉头也皱了起来,在辩论时间不断延长后,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疲态。褚晴一颗心都揪了起来,担忧的盯着他的每一个表情,整个人都坐得僵直。

        在最后的陈述之后,台上的人都说不出话来了,偌大的礼堂安静极了,都在等着十二位评委最后的打分情况。

        在经过二十分钟的统计和检查后,结果终于出来了,a大文学系的办公室主任上台来公布每个人的分数,现场和电视机前的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周临,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平均分数为89.7。”

        “林波,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平均分数为91.2。”

        ……

        “甄有志,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平均分数为87.1。”

        不及格愣了一下,听到分数后许久没回过神,直到听到了戚慕阳的名字,他才像浑身过电一般,死死盯住台上报分数的主任。

        “戚慕阳,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平均分数为93.9。”

        不及格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干净了,面无人色的跌在座位上,双眼中一点光芒都没有。段主任表情也十分难看,要不是怕现在转身走会在直播里留下不好的形象,他恨不得现在就离开。

        褚晴怔怔的听着分数,等全部报完后拉了拉戚未晨的袖子:“那个……我没听错吧?戚慕阳目前分数最高?”

        “嗯,他是第一。”戚未晨目光和缓。

        话音刚落,就听到台上宣布:“本届辩论赛第一名,是承德高中的戚慕阳同学,恭喜。”

        掌声顿时在礼堂里响起,同时爆发一阵欢呼的,是一直守着直播前的三年二班的学生。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好像自己拿了第一一般,班级的凝聚力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奸臣鬼吼鬼叫着抱住小胖子乱蹦,两个人宛若疯癫的猴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大一定行的!”陈秀说着话哽咽起来。

        小胖子笑着呸了他一声,推开奸臣抱住陈秀:“这么大的喜事,你哭个屁!”

        “我就是太激动了,老大最棒呜呜呜!”陈秀用力的抱着兄弟。

        奸臣喜滋滋的跟其他拥抱完,看到顾泉神色轻松的坐在那里,当即把他拖起来抱住。顾泉僵了一瞬:“你干嘛?!”

        “老大,老大第一了!”奸臣只抱了一下就放开了,笑嘻嘻的捶了顾泉的肩膀一下。

        顾泉绷着脸露出嫌弃的眼神,但最终还是绷不住笑了,骂骂咧咧的捶了回去,小胖子一看还挺好玩,立刻加入进来,现场一度非常混乱,最后还是班主任出马把这几个训了一顿,众人才算老实。

        “待会儿前三名是不是要说获奖感言呀。”小胖子顶着被揉得乱糟糟的头发问。

        班主任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是,看完致辞就关电视,都给我上自习!”

        “啊――”

        班里顿时此起彼伏的失望声,又被班主任绷着脸骂了一通,才开始老实的看电视。

        获奖感言这种东西,一般都是从奖项最小的人先开始说,所以要想等到戚慕阳说话,至少得听完第三和第二的才行,众人急得抓心挠肺,但也只能等着。

        结果第三还好,第二可以说是相当拖沓,最后还在台子上哭了起来,稳了几次才继续说话。众人看得心焦,却只能生生忍着。最后在所有人的期待下,戚慕阳走上了颁奖台。

        身高腿长又好看的男孩子一上台,不光是礼堂里,就连电视机前都静了下来,大家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等着他开口说话。

        因为刚经历一场激烈的比赛,戚慕阳有种处在佛系时间的感觉,但当站在聚光灯下,听到面前的话筒发出一声尖利的蜂鸣,他的佛系突然被打破了。

        戚慕阳有些不适应的动了一下,目光四下找寻一圈,和父母对视后再次平静下来,对着镜头大大方方的露出一个微笑。

        “……卧槽,我老大好帅,我好像恋爱了。”小胖子捧着被戳中的心脏,颤巍巍的开了口。

        班主任斜了他一眼:“想出去站着吗?”

        “不想。”小胖子立刻放弃搞怪,笑嘻嘻的看着电视。

        电视上的戚慕阳长相俊朗阳光,周身透着少年人特有的肆意和张扬,就像他的辩论风格一样,是一种不加掩饰的锋利,叫人根本挪不开眼睛。

        灯光将他的睫毛照得都十分清楚,他垂下眼眸,漫不经心的敲了敲话筒,听到音响里传出钝钝的回声后,这才满意的开口:“感谢各位评委老师给我这么高的分数,虽然我觉得这是我应得的,但是各位能做到公平评分,就足以受到每一位参赛者的尊重。”

        他这句话说出口,礼堂里响起了善意的笑声和掌声,只有段主任和不及格脸色难看。电视机前,小胖子吹了声口哨:“老大真棒!”

        “不愧是我老大!”奸臣附和。

        班主任忍无可忍:“你们两个,给我站讲台上来!”

        电视上戚慕阳等到声音稍歇,才微微站得直了一些:“如果在两个月前,你告诉我会参加a城最顶尖的辩论赛,并且在比赛里拿到第一名的成绩,我会觉得你在拿我寻开心,但是我今天做到了,能站在这里,能发出自己的声音,真的要特别感谢一些人。”

        他说完停顿一下,目光和爸妈对上时,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在这里要最感谢的是我的父母,他们一如既往的陪伴我、宽容我,并且信任我,以前我觉得,这些是每一对父母都能做到的事,但是我最近发现,根本不会有人比他们做得更好。谢谢妈妈一直鼓励我,谢谢爸爸教导我,我爱你们,一直都是。”

        台下的褚晴眼眶微红,戚未晨默默在桌子下牵住了她的手,两个人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十指交扣。

        褚晴开口时有些哽咽:“我现在哭的话,是不是有点丢脸。”

        “你可以把脸藏到桌子下面哭。”戚未晨宽慰道。

        褚晴吸了一下鼻子:“可那样会不会看起来很奇怪?”

        戚未晨沉默一瞬:“那趴在我腿上?”

        褚晴想了一下画面:“……更奇怪了好么。”

        戚未晨顿了顿,想到了什么画面,耳尖慢慢的红了起来。

        三年二班的教室里,小胖子和奸臣站在讲台上还忍不住说悄悄话,奸臣嘀咕道:“老大爸妈不是出公差了么,连电话都不能打,怎么陪伴他宽容他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先感谢一通,等到爸妈以后回来了,就可以拿着视频要零花钱了。”小胖子相当鸡贼。

        奸臣恍然:“老大就是老大,真高招。”

        小胖子正要说话,突然听到戚慕阳好像提到了他,赶紧看向电视。

        电视里,戚慕阳的英俊的五官无惧镜头:“还要谢谢我的朋友们,我最近忙着学习,很少陪他们一起玩了,也不怎么和他们一起吃饭,但他们没有任何抱怨,反而事事给我行方便,我一直不算什么好相处的人,可他们却一直包容我的脾气,感谢各位。”

        “……老大长大了嘤嘤嘤。”小胖子感动的倚上奸臣的肩膀。

        奸臣也红着眼睛哽咽:“老大真是的,我们又没做什么,平时还老是耽误他,他谢我们干嘛啊。”

        “……你们两个,是不是戏太多了?”班主任无语,刚说完就听到后排传出一声响亮的抽泣声,再一看是陈秀哭了。

        班主任:“……”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脆弱吗?不就是被顺嘴提了一句,这有什么可感动的?

        正当她无言以对时,又听到戚慕阳道:“当然,还要谢谢我的班主任,感谢她能做到公平对待每一个学生,在我代表学校参赛的名额被抢走之后,还能站出来捍卫我的劳动成果,正是因为您的负责,才让我相信世上大多数老师,都像您一样真心爱自己的学生,我今天站在这里也是想向您证明,您一向的坚守没有错,再差劲的学生,也会有优秀的高光时刻。”

        “……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班主任别开脸,半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不知道自己几句话就弄哭一大片的戚慕阳,在聚光灯下感谢一大堆后,突然对着台下的段主任笑了起来。

        该谢的都谢完了,是时候秋后算账了。

        段主任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接着就看到戚慕阳勾起唇角道:“最后,是真的要说感言了。和所有参与这次比赛的同学们不同,我的路要曲折一点,在我们学校的三场选拔赛里,前两次都是第一,只有最后一场的时候,负责比赛的校领导以‘我的辩论太过锋利’为由,把代表学校参赛的名额给了另一个学生。”

        他话音刚落,礼堂里一片哗然,显然是觉得这种理由太过荒唐。都在说辩论赛这种东西,如果不锋利还有打的必要吗?这学校是不是搞了黑幕?

        礼堂里乱糟糟的,三年二班也是如此,班主任抬声震了几次,议论声都没有减少。听着大家说黑幕的事,和不及格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女生道:“误会了吧,学霸很强的,没必要走后门。”

        “他那么强,为什么不是第一?”顾泉漫不经心的问,“就算发挥失常,也该进前三吧?偏偏是个第六名,那可是倒数第一。”

        这话一出,女生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差距那么大,为什么是不及格代学校参赛,似乎不言而喻。

        ……

        听着四周的议论,不及格脸色惨白,很想转身逃跑,但是他却生出一股执拗,偏偏要坐在这里。段主任也脸色难看,却碍于形势不敢多言。

        等下面的声音稍微小了一些,戚慕阳笑了起来:“和大家一样,我也觉得很荒唐,觉得不公平,但后来想了想,学校有自己的选拔方式,既然他选了另一位同学,那应该是因为认定比我更适合参赛,这也没什么可说的。”

        “……这小子在玩欲扬先抑?”台下的褚晴小声的问。

        戚未晨的唇角微微浮起,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台上戚慕阳啧了一声:“但是就在刚才,我才突然发现,不是选拔方式有问题,而是选拔的人有问题。”

        他说完,直接把手机掏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播放了录音,从段主任说出让他退赛开始,到不及格锁门,都一一播放出来。

        礼堂和教室都静极了,听着里面的人荒唐的发言,都有种或多或少的寒心感。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越来越重视学生全方位的培养,可这段话一播出来,就让人有种教育在退步的感觉。

        录音播放结束,任何人都没说话,戚慕阳收起手机,笑眯眯的看向段主任:“段主任,不要生气我没按你说的退赛,主要也是没办法,今天来参赛的选手,不管名次够不够好,都是凭借实力在各自的学校脱颖而出的,即便我退出了,再淘汰一人,即便最后只剩下四人,你选的那个恐怕也进不了前三,还不如让我继续参赛,好歹能替学校拿个第一。”

        戚慕阳说完停顿一下,看向不及格时眼中的笑意淡了下来。如果不及格只是一开始走后门抢走名额,戚慕阳是只打算压他一头就算了,并不打算把之前录的辩论视频拿出来,然而他今天竟然想把自己关在厕所,迫使自己放弃考试。

        戚慕阳可不是什么包子,从被锁厕所的一瞬间,就决定要反击个痛快了。

        他抬起下巴,表情冷清的样子有七分像戚未晨:“人品不行,学习再好也没用,与其整天抱着习题耍心眼,还不如先学学怎么当一个正直的人。”

  https://www.xdingdian.com/read/10133/5778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dingdian.com。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