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袖中美人 >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第四十五章】

        萧叡被气笑了,    正要说话,    龙辇停下,    前方已到乾清宫宫门口。

        他且不与怀袖拌嘴,直接脱披风,    把怀袖整个儿不客气地包成粽子般裹下车。

        自打他登基以后,怀袖鲜少跟他吵架,可一旦跟他吵起来,    他都吵不过,    着实牙尖嘴利。

        他真恨不得把这个不识趣的女人扔在床上,    摔打一下她,    让她知道什么叫疼。

        可真走到床边了,    萧叡又舍不得,她抱在臂弯里那么轻,    生着闷气,    像是对待一件珍贵脆弱的瓷器,    在床边踱了几步,    才僵硬地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

        她一无所有,所能依靠的唯他一人而已,    又这般柔弱,只要他稍一狠心,她便没了活路,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就怕一不小心弄死了她,    也怕别人要弄死她,    恨不得把人揣在袖子里。

        说她柔弱吧,又这般性情坚硬,硬到他花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将她驯服。

        萧叡满腹怒气地盯着他,无可奈何地在床前徘徊,对她说:“怀袖,能别闹了吗?”

        她答:“我现在还是怀袖吗?怀袖是四品尚宫,我不是,我是庶民秦氏。”

        “你……!”萧叡想骂她,又不知道从何骂起。

        怀袖还没解开把她裹成毛毛虫一样的披风,抻着脖子,心平气和地问:“陛下为何如此恼怒?民女有哪句话说错了吗?有哪句话不敬吗?民女不懂。民女现在不便起身,不然民女现在给您跪下?”

        说着,怀袖还真的站了起来,挣开桎梏住自己的披风。

        萧叡看着自己的披风沉沉坠落在地,脸色愈发难看。

        怀袖没跪,直直站在他面前,几如逼迫:“请陛下念在我从龙有功,多年服侍您的份上,赏我出家清修吧。”

        萧叡吐出每一个都像是吐出刀片,切割他的喉咙唇齿:“……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

        怀袖沉默了一会儿,道:“您已经问过很多遍了,为什么还要问呢?”

        萧叡在椅子上颓丧地坐下来。

        如今他与怀袖不过一对怨侣罢了,怀袖的去意或许始自他登基时,或许始自更早以前。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强留怀袖。

        纵有鸾胶,亦难再续。

        怀袖猜不透他在打什么主意,平静下来,静静望着他。

        萧叡道:“你换身裙袄,我带你去个地方。”

        怀袖颔首:“好。”

        怀袖去到屏风之后,雪翡拿上来一件她一看就很眼熟的衣裳,大宫女的冬制裙袄,她少时穿了许多年。

        为了皇家的体面,宫人的衣裳自然也用的是好料子,但必然越不过主子,还是单薄,每到冬天都得熬。

        只穿这身还是冷,又系上锦面斗篷,手上戴了袖筒,脚下也换了一双皮草韦鞮。

        怀袖先是敷腿揉腿,上药,再换上衣服,前后花了小半个时辰。

        她再站起来走路,便觉得膝盖剧痛。当时她跪着的时候一直忍着忍着,忍久了,觉得自己已经忘掉了疼,反而去舒服的地方歇一会儿,疼痛才一股脑儿后知后觉地涌上来,疼得有些压不下去。

        怀袖忍了又忍,才站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萧叡也把朝服换下,先前他下了朝便直接去慈宁宫,衣服都没换,现在才有空换上一件素色常服,外罩一件墨色遍地金鹤氅,头戴玉冠,长身玉立,俊美无俦。

        他对怀袖伸出手:“过来。”

        怀袖将手搭在他的手心,萧叡便握住她的手,牵着她手。

        怀袖的手很冰,他一握住就被冰了一下,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两人没搭乘御辇。

        仅萧叡牵着她走,一路往小花园去。

        正如当年他还是个小皇子时,手心冒汗地牵着自己心爱的小宫女,穿行过在黑暗静谧而狭窄的宫廷长道,一起去寻觅一处无人知晓的秘境,使彼此可相互依偎。

        而今却是在白日,天光之下,众目睽睽之中,他已是皇帝,应该没人能管得了他做什么才是,可他还是觉得有些出格,这不是乾清宫内,不是在马车里面,是在外面。

        可他快憋疯了。

        为什么他想喜欢个女人都不可以呢?

        怀袖跟着他走了几步,跟不上他的脚程,实在是忍不住,轻声道:“你走慢些,我膝盖疼。”

        萧叡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前行,怀袖只得把斗篷上的兜帽戴上,自欺欺人地挡一档脸。

        午后的阳光已然薄弱下来,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玉兰、梅花开得正好,亦有几种耐寒的牡丹也含苞待绽。

        花丛之中,簇拥着一尊神女冰雕,在日光下,如玉如晶。

        雕作怀袖的等身高度和尺寸,准确的说,应该是她离宫前的尺寸,她一场病后,已没那么丰腴饱满了。

        她见到这座冰雕,心下茫然一片。

        萧叡的父皇曾为她的宠姬做过这个,可是,那位宠姬被皇后害死,他落了两滴泪,转头便有了新的爱妃。

        感动不起来。

        御花园的宫女和妃嫔都被驱散,只剩此时这里只剩他们两人。

        萧叡不去看冰雕,只看怀袖的神色,她的目光还是那样冷,冷得他的心都要结了冰。

        烟花如此,冰雕亦如此。

        他想重温鸳梦,怀袖却一直兴致乏乏,好似只有他一个人在为少年时而遗憾。

        萧叡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呢?不好看吗?十六岁那年,你不是与我说冰雕很美吗?”

        怀袖正站在自己的冰雕旁,冰雕被阳光照到都会融化,她却像是雪落在上面也不会融,一字一珠地说道:“好看。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怀袖想了想,问:“七郎,你还记得你为我做过一盏小冰灯吗?”

        萧叡点头:“记得,你很喜欢。”

        怀袖笑了笑,她只是轻笑了一下,浅露了露小梨涡,萧叡的心弦像被拨动,更紧得握住她的手。

        却听怀袖说:“是,我那时好喜欢。可我只是一个小宫女,我没地方可以放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渐渐化了,又差点被别的宫女发现,我慌张之下只好把他揣在我的心口,揣得越近,它便融化得越快。到最后,不过是一滩打湿我衣裳的脏水而已,还害我寒邪入病一场。”

        萧叡哽咽着说:“我再做一盏给你,我亲手做。现在你可以存它了,我有冰窖,就算是酷暑,也能存住它。”

        怀袖摇了摇头,她又笑了:“谁要将心爱的东西藏在又黑又冷的地下冰窖啊?心爱,心爱,自然是要放在心上的。可放在心上他就会化掉。而且,我只喜欢那一盏。你再做十盏,一百盏,做得再好,做得再像,都不是当年那一盏了。”

        怀袖不喜欢,萧叡却舍不得,命人将冰雕放回冰窖,妥善保管。

        他又牵着怀袖回了乾清宫,也没那么多时间耽搁,还得处理政务。

        入夜。

        萧叡命人配了驱寒化瘀的药水,装在木桶里,给怀袖泡脚。

        他在边上看着怀袖腿上的伤,不知怎的,竟然很想去帮她掬水擦药,可他贵为九五之尊,怎么能做这种下人才干的事?

        怀袖身上一股淡淡的药味,他如往常一般抱着她入睡,却觉得她的心离得更远了。她那么狡猾,总是装成很柔顺的模样,实则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他的破绽好离开。

        像是一把沙,他越着急,握得越紧,就离得越快。

        ~~~

        自萧叡从慈宁宫离开后。

        太皇太后立即书信一封,命人快马送往仙隐山上,不满地询问顺王关于怀袖的事。

        顺王隔日一早就收到这封信,他早起正想去山上摘早春的第一茬花儿,当初被烧掉的那片山林,也已陆续地在废墟上发出新芽新花。

        他回屋拆信,读到怀袖自请出家那段,不禁笑出声来。

        妙哉妙哉。

        又觉得欣慰。

        他曾经骂过怀袖太过刚强,不与人低头,果然是个聪慧女子,一点就通,这不,即便被布下天罗地网,被捂住嘴,她都能想方设法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来。

        米哥儿听说是宫里送来的东西,期待是怀袖送他的,眼巴巴地在门口探头探脑,他看到道长读完信笑了,然后布纸执笔,书了两封信,分别封好。

        顺王转头,看到在门边的米哥儿,对他招招手:“米哥儿,过来。”

        米哥儿像小奶狗崽似的巴巴地奔过去,眨巴着眼睛问:“是怀袖姑姑送来的吗?”

        顺王笑而不语,把两封信给他:“拿去,给送信人,让他带回宫里。”

        米哥儿不免有些失望,小孩子,有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

        顺王捏捏他跟包子一样软乎乎的脸颊,笑道:“小孩子家家,不要愁眉苦脸,说不定过些时日,你就能见到你的怀袖姑姑了。”

        米哥儿这才眼睛一亮:“真的吗?”

        顺王胸有成竹道:“十有八-九吧。”

        ~~~

        萧叡一意孤行要立怀袖为皇贵妃,而今失去了太皇太后的支持,他便直接去与礼部的人谈,让礼部和六局准备晋封之礼。

        他是皇帝,他偏要宠一个女人,谁能管他,又不犯法。

        只是萧叡经营至今的好名声顿时大损,众人还不禁联想,他登基五年,至今没有立后,是否又有怀袖的手笔在其中。

        萧叡尚算年轻,朝中大臣本来并不着急催他立后,因着此事,才开始越发频繁地提及择女立后之事,最好在立皇贵妃之前。

        这位皇贵妃,既没有显赫的身世,又没有繁育之功,仅凭圣宠上位,这又与萧叡的实干理念不同,使得谁都瞧出来,皇上这次,是真的昏了头。

        怀袖日渐消瘦,像是一点点被抽空生气,他就是给她穿上再珍美的衣裳,给她吃再贵重的食材,呼奴唤婢,玉裹金妆,亦无济于事。

        外界的人都在反对,没有人真心支持他们,他处心积虑塑造的明君形象亦污损,连怀袖本人都不愿意,就算她不开口说,可她的每一个眼神,都像在说不愿意。

        她是被他关在笼中的金丝雀,折翼啼血,奄奄一息。

        萧叡收到皇叔送来的信,只写了两句话:

        搏二兔者不得一兔。

        天下与她,你总得辜负一个。

        就像是一直绷紧的心弦被一刀斩断。

        萧叡愣愣看了许久。

        那一晚,他没回寝宫,睡不着,在御书房的椅子上坐了一整晚。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一眨眼,一晚上就没了。

        天亮了。

        萧叡洗漱一番,换了身衣裳,回寝宫,问侍候在外面的雪翠:“你们姑姑昨晚睡得好啊?”

        雪翠道:“姑姑戌时便睡了,还没起,要我去叫姑姑起床吗?”

        萧叡摇头,叹气似的说:“不必,让你姑姑再多睡一会儿,等她醒了,用过早膳,再来禀告朕。”

        今早不用上朝,萧叡去练了一套拳,射/了一筒箭,大汗淋漓地回来,精神抖擞。

        再回去,怀袖已经起了。

        雪翠和她说了皇上在她睡着的时候来找过她的事,怀袖起身迎他,问:“皇上有何事?”

        萧叡屏退众人,单独与她说话,从袖中取出了皇叔寄来的信,递给怀袖。

        怀袖展开信。

        信中内容一目了然。

        她仰起头,静静望着萧叡,眸中掩不住一丝期待,正是这份期待,又给了萧叡当胸一刀。

        时光若能往回走,他就能留住怀袖。

        萧叡艰涩地开口道:“朕想了一宿,觉得皇叔所言甚是有理。”

        他阖上眼,负于后背的手紧握,才使自己不至落泪,说:“你也不必出家,你不是一直想回老家吗?我看你上次回去不是很高兴吗?你想去哪都行。”

        “回去吧。”

        “朕不关着你了。”

        他都快哭了,怀袖却眼眸晶亮,像是沙漠中被晒得濒死的草终得甘霖,一瞬间活了起来。

        她立即要整裙下跪,还没跪下,就生怕他反悔似的说:“谢主隆恩。”

        他真气啊,没等她跪下,就把人拉起来:“别跪了,算是朕求你了。朕的话还没说完。”

        怀袖舒心地道:“陛下但说无妨。”

        “朕可以放你走,但有两个要求。”

        “什么?”

        萧叡道:“一,不许与别的男子相好。”

        怀袖毫不犹豫地答应:“是。”

        并不是为了给萧叡守节,只是她不想再给哪个男子当牛做马了。

        萧叡又道:“二,你把我当成你心爱的情郎,最后陪我一晚。”

        怀袖怔住了。

        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怀袖踟蹰,没有爽快地应下。

        萧叡可真是世上最难应付的东家了。

        萧叡心痛地望着她,竟然也让怀袖有点动容,他说:“你答应朕,朕就放你走。”

        怀袖捏了捏自己的袖子,到底还是点了头:“好。”

  https://www.xdingdian.com/read/15116/14100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dingdian.com。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