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苏然 > 第三百五十八、九章 玉肌蜕变月体出,软仙虫!【6450字!】

第三百五十八、九章 玉肌蜕变月体出,软仙虫!【6450字!】

        (卷一)

        “我的小侯爷,你总算见我了?”

        尤屈被仆人引进侯府后,一脸哂笑。

        之前与北宫痕谈定谋算苏然之事,可一直未见北宫痕有所动作,尤屈便猜测北宫痕变挂了,想上门质问,可连北宫痕的面都未见着。

        “尤供奉说得哪里话,先前正忙着应对千山领,抽不开身,这才未能及时约见尤供奉。”北宫痕满脸微笑。

        尤屈是个明白人,先前看北宫痕不见他,便知北宫痕另有想法;如今再度见他,说明对方的心思,又回到了合作之上,他也懒得追究,只道:

        “苏然之事怎么说,是哄骗之,还是用毒计?”

        “哄骗怕是不成,苏然早已知悉父王与宇衣王的约定,也知尤供奉的来意,他现在对宇衣王避之不及,不会前往王领的。”北宫痕摇头。

        早已知悉?

        尤屈眉头轻皱,不应该的啊,宇衣王与北宫青山的约定,该未有外泄才对。

        北宫痕!

        尤屈一想明白了,定然是北宫痕之前变卦,主动将此事告之苏然。

        反复横跳的小人!

        这是尤屈对北宫痕的评价。

        “那就是用毒计了?”尤屈思忖道,没有过多纠结北宫痕的反复横跳。

        “不错,确实该用毒计,”北宫痕轻笑,“我北宫侯府内,就有一门四转毒系合蛊秘法,名为软仙虫蛊,在人无防备之下,可将任意四转以下的蛊仙,化为一滩软泥,并封禁其全身的域力。

        而且,软仙虫在毒系域力中,品阶颇高,对其他毒系域力,也有压制效果。

        苏然今晚刚闯了一次千山城,身受重伤,在其无防备之下,即便有高等毒系域力防身,他也必然中招。”

        尤屈眼前一亮:“好,既如此,小侯爷还等什么,赶紧动手,今后,宇衣王必能护持整个北宫领!”

        北宫痕摇摇头。

        宇衣王护持?

        他可没指望宇衣王。

        如今千山领的隐患已被苏然解决,哪需要宇衣王作靠山,最好的靠山,还是七皇子。

        北宫痕选择与尤屈合谋,而是另有目的。

        “将苏然送予宇衣王可以,但我需要两团蛊之精。”

        以苏然换取蛊之精,才是北宫痕之所求。

        苏然之实力,如今北宫城无敌,对苏然动手,风险不小,若得不到天大的好处,北宫痕才不会谋算苏然。

        北宫痕已经想好了。

        如今千山领的近患解决,已用不上苏然,接下来的宇翼王来袭,苏然更用不上,反正苏然要离开北宫领,不如在其离开前,为自己换取一份利益更为妥当。

        而且,苏然重伤归来,正是对苏然出手的好时机。

        “蛊之精?”

        “小侯爷是在说笑,”尤屈脸上多了一丝嘲讽的意味,“既入宇衣王的阵营,又要蛊之精,苏然怕是没那么贵重……”

        “不,这是个纯交易,我只要蛊之精,对于加入宇衣王的阵营,北宫领没有兴趣。”北宫痕正色道。

        “这……”

        尤屈的神色,顿时严肃起来。

        他狐疑地盯着北宫痕,可北宫痕脸上并无半分戏谑之色。

        “苏然那门定人的域力,要么是高等域力之上,要么是一门全新的特殊域力,苏然很特殊,而且,苏然又是五转蛊仙的实力,这样一个人,值两团蛊之精,并不过分。”北宫痕继续道。

        “这个……我做不了主。”一番思索后,尤屈摇摇头,蛊之精的交易,非是他可以决定,而且,宇衣王虽对苏然感兴趣,但也只是随意一说,真论有多大兴趣,值不值两份蛊之精,还是未知数。

        “苏然身上还有一只十二奇蛊中的玉肌水蛊,宇衣王收集玉肌水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玉肌水蛊加苏然特殊的域力,两份蛊之精,宇衣王定然给得出,你快点联系宇衣王吧,如今正是对苏然出手的好时机。”

        北宫痕最后道了句,便不在多言,安坐不动。

        ……

        夜色中,一道讯令跨过千山万水,进入了宇翼王领。

        讯令由陆供奉发出。

        千山领离宇翼王领虽近,但赶起路来,也需几天时间,陆供奉为将千山城发生的事尽快报告宇翼王,便动用了讯令。

        讯令是一种特制仙兵,有空间穿梭之效。

        宇翼王府。

        宇翼王高坐一堂,脸上神色不怒自威。

        仙宇大地,六王一帝,六王实力虽不一定是最强的那批人,但论身份之尊贵,仅在帝主之下。

        六王之中,宇翼王率先圈地为国,其实力,自然最强,宇翼王自己的修为便远超其他五王,这也是宇翼王敢大肆扩张的底气所在。

        在宇翼王前方右侧,摆了一张软座,一位黄衣女子笑吟吟地坐在软座上。

        来者是客,自古同理。

        但能与宇翼王共坐一堂的人,身份非尊即贵。

        宇翼王修为惊天,光威势,就能压得中三转蛊仙喘不过气,而下三转的蛊仙遇见宇翼王,则会手脚发软,不自然下跪。

        霸气!

        非是无敌之路的霸气。

        而是王霸之气,乃是六王一帝独有,也是天生高等,可与无敌路的霸气媲美。

        论到上限,当然无敌霸气更胜一筹,极限的无敌霸气,当一路横推,横扫当代所有天骄才可形成,逢乱世才可养出。

        而王霸之气,则会随人身份的尊贵而增长。

        一般来讲,王霸之气在很长一个区间内,都会压制无敌霸气。

        因为,王霸之气的拥有者,身份起步都是皇子,起点很高。

        大殿之内,宇翼王将身上的王霸之气,全部收敛,才没有影响到软座上的黄衣女子。

        “彩梅上仙最近可安好?”宇翼王轻问,满脸严肃。

        “好着哩,”黄衣女子轻笑,“师父挺挂念王爷的,说过些日子,会来见一见王爷。”

        听及此,宇翼王的神色,舒缓了不少,并轻笑:“那便好,我这段时间,为彩梅上仙准备了一份独特礼物,过几天就会送过来。”

        “是吗?王爷还真是爱护师父。”

        宇翼王轻笑。

        如何能不爱护?

        彩梅上仙,可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只一个入了红莲仙宫,一个成为六王之一。

        黄衣女子继续道:“师父已成为下一任宫主的三位候选人之一,最差也是个仙宫护法,师父说,王爷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仙宫一直会支持王爷。”

        “哈哈哈!”

        宇翼王大笑,衣袖一甩,一团蛊之精射出,落于黄衣女子之手:“裘萤,这团蛊之精,就当予你的见面礼了。”

        裘萤也不客气,娇声道:“谢王爷!”

        宇翼王对裘萤示好,可不仅因裘萤是他妹妹的徒弟,更因裘萤是当代宫主的后人,此刻代表的是整个红莲仙宫。

        裘萤,也是下下一代宫主的有力竞争者。

        嗖!

        就在这时,一道讯令飞入殿中,宇翼王挥手抓住讯令。

        接受了迅令信息后,宇翼王冷哼:“好一个苏然,竟敢不给本王面子!”

        此讯令,便是陆供奉所发讯令,上面记载了千山城发生的一切,宇翼王已全然知悉。

        苏然抢劫了千山侯府,倒不算什么。

        阻扰千山领侵占北宫领,也不算什么,一个五等领而已,没了便没了。

        可,苏然竟敢将他准备给妹妹准备的礼物给劫了!

        玉肌水蛊,等闲难得一见!

        世间可被寻到的玉肌水蛊,大多被宇衣王弄走了,他想寻一只,可不容易。

        “王爷可是有难事?”裘萤看宇翼王突然变脸,小心问道。

        “哼,一个叫苏然的蛊仙,败了我一位五转供奉,还抢走了我给彩梅上仙准备的礼物,一只玉肌水蛊。”宇翼王轻哼道。

        玉肌水蛊?

        裘萤神色一震,这可是好东西,特别是对她们这种爱美之人来说,青春永驻只能算一般,蛊仙寿元悠长,容貌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变化。

        可玉肌水蛊能让人变得更美,这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玉肌水蛊不仅对持有人有效,对身边人,也有一定效果。

        她,也能沾到玉肌水蛊的光……

        裘萤又道:“这个苏然何许人也,竟然能败王爷的五转供奉,怕是一位六转蛊仙吧?”

        “不是。”

        宇翼王轻摇头:“这是怪事,本是听说这人是一位二转蛊仙,却能和千山侯力拼,现在又赢了陆供奉……”

        二转蛊仙?

        败五转?

        裘萤立刻从软座上起身,正色道:“王爷,我想会一会这个苏然,苏然抢走了王爷准备送给师父的礼物,我这个做徒弟的,自然有资格抢回来。”

        “你?”

        宇翼王略一思索,又点点头。

        裘萤去的话,应该够了。

        照他所想,派上仙对付一个号称二转蛊仙的人,太过了,理想之下,是派出一位六转蛊仙。

        裘萤虽未到六转,但已是五转圆满之境,其出身不凡,胜过大多数六转供奉并不难。

        裘萤也有过多次逆胜六转的经历。

        “可以。”

        “不过,这个苏然有点不凡,若有机会,可将其活捉,没机会的话,直接将其杀死,将玉肌水蛊带回便好。”

        “王爷放心,只要苏然未入五转,就不可能是我对手,就算入了五转,我依旧有把握擒下他。”

        裘萤跃跃欲试,她很期待,一个号称二转蛊仙的人,竟然能胜五转!

        若是其出身高贵,生于帝王之家,也就罢了,可偏偏对方只是一个供奉……

        ……

        (卷二)

        “竟然没能让玉肌水蛊加速蜕变?”

        房间之内,苏然还在为玉肌水蛊的蜕变苦恼。

        他自然是希望玉肌水蛊快点出世的。

        四转月仙,艮月,新月雏形。

        苏然还有两种山系域源,他若想,还可直升新月后期。

        升为新月后期,倒无多大必要,还是把两种山系域源留着当伏北冥蛊用。

        现在耗尽全身域力,还是需五天时间来恢复,时间太长了。

        “月体,若是有更多的月体,今后或许就无需留着备用域源了……”

        坎月之新月圆满已达成,也该养出第二个月体了。

        弱水之力,苏然也早以备好。

        只是。

        如今玉肌水蛊就在坎月印记内蜕变,现在养第二个月体,不知会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不管了。

        苏然直接调动弱水之力进入坎月印记内。

        嗡!

        这一动手,苏然便感觉到坎月内的玉肌水蛊在巨变。

        蜕变加速了!

        养月体,竟然能让玉肌水蛊的蜕变加速?

        苏然心喜,这是东方不亮西方亮,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苏然开始了等待。

        一天半之后。

        嗤!

        一道白净的身影,从苏然胸前爬出。

        第二个月体,出世了!

        白净身影外貌与苏然一模一样,但全身上下,白得可怕,肌肤也水嫩水嫩。

        “咿呀、咿呀……”

        与白净身影一同出现的,还有玉肌水蛊,不,该称为坎月玉肌水蛊。

        玉肌水蛊提前完成了蜕变!

        新月体由弱水之力与坎月结合而成,但因弱水之力是初等域力,即便合成月体时,提高了域力强度,但还是未入高等。

        然而。

        苏然却发现,玉肌水蛊与新月体,完美契合。

        两者可融为一体,一体后,新月体,便可完美调动玉肌水蛊的水之力,这水之力可与弱水之力融合,威力大增。

        寻找与八月相合的蛊虫,这才是正确的寻蛊之法!

        念及此,苏然又不得不吐槽飞仙蛊,飞仙蛊与不灭体,并不契合。

        当然。

        这也不能全怪飞仙蛊,仙不灭之力,也是一个考量因素。

        “取个什么名字呢?”

        “就叫千弱玉吧,月体则为弱水体。”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千弱水外相上,白得没有缺点。

        可太白了。

        有点女人化的倾向。

        未免让玉肌水蛊影响到主身,苏然决定让玉肌水蛊一直与千弱水融合。

        感受了一下合体千弱水的域力强度。

        玉肌水蛊的原域力强度为一点零,蜕变为坎月玉肌水后,域力强度为二点零。

        飞仙蛊的各项域力,也是二点零的强度。

        弱水之力的强度,则不到一点零。

        合体千不灭使用的水之力,强度提升,则达到三点零的程度。

        三点零,对于苏然而言,当然不够用。

        然而。

        水之力最大的作用还是压制其他水系域力,一比五的压制比,相当于可压制十五点零强度的其他水之力。

        对火系域力的压制比,为一比十,相当于可压制三十点零强度的其他火之力。

        这很恐怖了。

        中三转的蛊仙,几乎没可能将一门域力提升到三十点零的强度。

        “对了,还有宇水弓!”

        宇水弓,七域仙兵!

        宇水弓内也有水系域力,千弱玉握着宇水弓后,两者也是完美契合,水之力威力再增加,达到四点零强度。

        同理,对水系域力和火系域力的压制上限,也同步提升。

        月体的作用,还不仅于增加战斗力,更强的是增加域力恢复速度。

        两天半!

        如今,苏然只需两天半的时间,便可尽数恢复全身域力。

        原本恢复时间是半个月,第一月体出世后,时间减为五天,第二月体出世,则减为二天点。

        看起来,随着月体的增多,提升幅度在减少,但其实不然,苏然修为在增加,域力总量也在增加,真实的提升幅度,并没有减少。

        “是该为千弱玉捏一套面具和衣袍了。”

        苏然让千不灭走出体外,主身和千弱玉则直接下到魔宫之内。

        ……

        另一边。

        尤屈着急地跑出北宫侯府,直接找到北宫痕:“小侯爷,两团蛊之精送过来了,宇衣王亲自施展空间之力传过来的。”

        “好,快拿来。”

        北宫痕很是激动,蛊之精,终是到手了!

        他终于可养出高等域力了。

        他的选择没有错,提出玉肌水蛊后,尤屈当即以讯令联系宇衣王,宇衣王便答应了两团蛊之精的条件。

        相隔几十个侯领,以空间之术送蛊之精,就这样,也耗费了一天多的时间。

        “我们快点动手吧,已过了一天半,苏然伤势估计好了一半了。”

        “好,黑山供奉。”北宫痕喊了一句。

        黑山老祖带着四只仙蛊出现。

        而北宫痕,则直接调动域力,与到手的两团域之精相融,高等域力,成了!

        拥有高等域力,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北宫侯!

        “软仙虫蛊的合蛊秘法,需四转蛊仙操控,还是需要尤供奉来合。”黑山老祖一边道。

        “没问题。”

        这门合蛊秘法,尤屈之前已从北宫痕手里得到了,相关难点俱已掌控,只差实操。

        一段时间后,软仙虫蛊,便在尤屈手中出现。

        “等下是由我出手,还是小侯爷出手?”

        “软仙虫蛊我无法控制,自然是尤供奉出手,我现在就带尤供奉去见苏然。”

        黑山老祖没有随行,北宫痕和尤屈直接飞到苏然院中。

        “干什么,苏然说了,这几天谁也不见,谁都不许进!”月奴儿拦在苏然房门前。

        “月姑娘,是太大的事,事关宇衣王,我现在必须见苏供奉一面。”北宫痕喊话。

        宇衣王?

        月奴儿神色一凛,她当然知道宇衣王,传言被魔心教留给第十二魔使的必杀之人,也是苏然要杀的人之一。

        只是。

        宇衣王找苏然有何事?

        月奴儿心中泛起了异样心思,身份暴露了?

        但是。

        “不许!”

        “天大的事也不许,现在也不能见苏然,过几天再说吧。”月奴儿坚持道。

        不许见吗?

        北宫痕和尤屈相顾一笑,这不正说明苏然伤得极重!

        北宫痕板正了脸,拿出了北宫侯的威势,正色道:“月奴儿,你不要不知好歹,在北宫城之内,我想见谁见不到,看在苏供奉的面子上,我才会给你好脸,你不过一个谲阳奴,闪开!”

        锵!

        月奴儿直接将重骨之锋拔出:“你动我下试试!”

        她可一直记恨着北宫痕,两个月前北宫痕污蔑她是内鬼之事,她可没忘。

        尤屈眉眼一挑,欲动手,却被北宫痕按住,北宫痕轻轻摇头。

        就在这时。

        吱呀。

        门扉打开,苏然从房中走出:“侯爷找我何事?”

        北宫痕一顿:“苏供奉伤势好了?”

        伤?

        苏然微怔,他没受伤啊。

        哦对了。

        之前从千山城回来时,他随口道了句受伤颇重,需要闭关几日调养,那不过是他闭关修炼的托词,省得外人打扰。

        “还,还行吧,再有几日便好了,”苏然随意道,“侯爷如此火急火燎的,何事?”

        “是这样的。”

        北宫痕带着尤屈上前,笑道:“还是宇衣王的事,宇衣王之前不说要谋算苏供奉,但得知苏供奉威压千山城后,赞苏供奉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特让尤屈过来道个歉,若苏供奉愿意,愿意以大代价让苏供奉过去做王领的供奉。”

        嗯?

        苏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道歉?

        一个王向他一个小供奉道歉?

        “苏供奉,先前真是对不住了,苏供奉大才,前途不可限量,宇衣王也不想平添了一个正在急速成长的敌人,特让我送礼作歉。”

        “这是一只四转合蛊,名为九花虫蛊,用之,可让人短时间内恢复一成半的域力。”

        尤屈将‘九花虫蛊’,拱手托上。

        苏然轻轻摇头。

        他感知到有问题,但,随意吧,他倒想看北宫痕和尤屈会弄出一个什么花样出来。

        苏然随手将‘九花虫蛊’接住。

        只是。

        ‘九花虫蛊’一入手,便化为一股柔和的力量,侵入苏然身体,苏然连忙调动域力压制,可域力根本调动不住,整个身体也完全软了,直接向后倒去。

        “苏然!”

        月奴儿大喊一声,一举将苏然托着,可发觉苏然全身犹如软泥,托之不起。

        “苏供奉,你怎么了!”北宫痕也大喊,并对尤屈大骂:“尤屈,你干了什么?”

        尤屈轻笑一声:“我的小侯爷,不用装了,软仙虫已将苏然制住了,他是个废物了。”

        北宫痕一怔,旋即大笑:“哈哈哈,好!”

        “啊!”

        月奴儿怒吼一声,举剑一挥,托着苏然欲试要逃。

        可月奴儿只是二转谲阳,如何是四转蛊仙的对手。

        尤屈一直点出,一缕高等域力侵入月奴儿体内,月奴儿便从空中落了下来,大吐鲜血,体内生机在大量流失,要不是她有命悬一线护体,一下便会被秒了。

        “咦?没死?”尤屈对于一指没能灭杀月奴儿有些好奇。

        不过没死也好,这个谲阳奴长得不错,死了倒怪可惜。

        “为什么?”苏然有气无力喊出三个字。

        “啧啧。”

        北宫痕摇着头,冷冷道:“怪就怪在你太自私了,你不把北宫领当家,我自然不把你当自己人,你自恃实力强,完全不把我放在眼中,连宇杀枪你都敢要,你还有什么不敢要的!

        你因自己的私利对千山领出手,乱要宣战令,你打了千山领,那要对其他侯领出手时,我是不是也要给你宣战令?

        而且。

        在千山城收获很多,打得是我北宫领的旗号,却半点收获不给北宫领分润,你就是一个白眼狼。

        告诉你,如今控制你的是软仙虫蛊,这可是我北宫侯府的压箱底牌。

        我以你和玉肌水蛊作价,交由宇衣王,换得了两份蛊之精。

        现在,我也有高等域力了!

        哈哈!”

        北宫痕调出自己的高等域力,又突变得狰狞:“你一个小供奉都有高等域力,凭什么我堂堂北宫侯却没有,凭什么!”

        “凭什么!”

        北宫痕对着天空宣泄。

        噔噔。

        有脚步声突然从苏然房间传来。

        “好逻辑。”

        “真是好逻辑。”

        只见。

        又一个苏然,缓缓走出了房间。

  https://www.xdingdian.com/read/34743/24810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dingdian.com。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