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小道姑,殿下他看上你了 > 第三百零二章 咒

第三百零二章 咒

        小甯鬼火忍耐地闪了闪,朝他手上瞟了‘眼’,问:“你们也有受伤的么?没有其他人中毒?”

        暗九摇了摇头——方才已问过。

        小甯皱眉。

        这就奇怪了。

        既然有心刺杀,不可能正好只有刺杀封宬的那一把刀啐了毒。

        这毒,到底是怎么中的?

        ……

        草庵内。

        云落落已翻开包裹,刚要掏出针包。

        忽想起那一夜,封宬问过的那句——可否不用针?

        顿了顿。

        手指一转,落在旁边的木盒上,打开。

        是一圈爪子一般的金属扣环。

        此时天光渐暗,这些扣环在四合的暮色中,泛出冰冷又神秘的暗色泽华。

        她伸手,将那扣环拿出一枚。

        眼前倏然浮现观主怒发冲冠的脸。

        “落落!你要是再敢把这个拿出来玩,我,我就罚你……不许吃饭!”

        她垂眸。

        指尖轻轻地触碰在那寒凉的金属面上。

        看似光滑的表面,触碰上去,才能发现,那隐藏在金属暗纹底下,繁复而古老的符咒起伏。

        她朝门口看了眼。

        小甯同暗九嘀嘀咕咕的说话声还在响起。

        似是为了遮掩急躁而不安的情绪,她的声音从出了门后,就一直没停过。

        云落落听着那碎碎的声音,目光再次落到地上躺着的封宬面上。

        生气微弱,此时的他,仿佛真的成了小甯口中说的那个曾经的‘雪娃娃’。

        ——他会死么?

        观主的影子似乎落了下来,大师兄的身影也飘落一边。

        一个蹲在地上摇着破蒲扇冲她笑眯眯,一个背着手板着个脸认真地看着她。

        片刻后,她伸手。

        推开自己的袖子,将扣环举起。

        略停了一瞬后。

        往露出的白皙上臂处一贴。

        那原本森冷冰寒的扣爪突然闪出一道紫黑的暗耀,下一瞬,竟如活物一般,死死地抓住了云落落的手臂!

        “咔嗒!”

        清晰的扣声响起!

        一道紫黑的颜色,如蛛丝般,瞬间自那爪扣抓住的肌肤处,蜿蜒游走至中指指尖!

        云落落另一手剑指并拢,对准紫黑蛛丝处往下一划。

        同时低呼——

        “天雷尊尊,龙虎交兵。听我号令。”

        “急急如律令!”

        那紫黑蛛丝瞬间爆发出刺目光芒!

        空气骤然凝固!

        似有冰层在水面蔓延的声音无声又浩大地响起。

        云落落猛地抬头!

        露出一双水月银眸!

        微微张口。

        檀中寒气微浮。

        左手手臂处,一层紫黑铠甲,骤然覆盖其上!

        随着她轻微的动作。

        发出清越而沉重古老的金戈声。

        她单手举起。

        垂目,满面庄穆肃冷,眼神淡漠麻木。

        那个皎白如月素净如梨的女孩儿不见了,此时跪坐封宬身侧的,仿佛是一尊九天降下无情无欲的神佛。

        悲悯而残忍,慈怜而绝情。

        一双诡异冷眸,淡淡地看着底下的封宬。

        覆盖紫黑铠甲的手,终于缓缓落下。

        覆在了封宬的手背上。

        同时,口中无起无伏地念——

        “净。”

        寒气自她口中浮动而出。

        紫黑暗耀倏然闪现!

        下一刻。

        封宬的手臂上,青黑的伤口处,忽而有一道黑色如蠕虫的符文猝然钻出!

        甫一从伤口蹿出,便猛地朝半空处逃逸而去!

        然而。

        黑芒再次一闪!

        金戈声倏然叠响!

        铠甲套住中指的五指朝半空一抓!

        那黑色符文便被收在了掌心!

        用力一攥!

        “砰!”

        符文发出清晰的崩裂声!

        铠甲覆盖的五指缓缓散开。

        那符文便自半空如烟灰散去!

        云落落抬起冰冷的眸,看着那符文散去的方向。

        冷冷开口。

        ——“此为吾郎,敢造次者。”

        ——“杀无赦。”

        “噗!”

        京城,某间布满火烛却帷幔飘落暗影憧憧的屋子里。

        一人忽而口吐鲜血,猛地朝前扑倒!

        刹那面如死灰!

        周围数人齐齐围拢上去,惊呼。

        “宋真人?你怎么了?”

        “师父!师父!”

        “没气了……死了!”

        “啊!师父!”

        垂挂的帷幔后,一人‘啪’地收起手中洒金小折扇。

        “死了?”旋即低笑起来,“这可真是……厉害了。”

        旁边,一个头戴蓝色宫帽白皮细眼的内侍殷勤地上前,隔着帷幔,低声道,“殿下,方才平康坊那边传来消息,兵马司的人,围住了北郊二十里外的一处山道,说要捉拿流寇。”

        “哦?”那洒金的小扇在那人纤细葱白的手掌中轻敲了敲,笑着问:“怎么回事儿啊?”

        内侍又往前,隔着帷幔低语了几句。

        随后便听那人低笑连连,“哎呀,竟这么赶巧呀!”身子一动,露出广袖上大片金线纹绣的花纹,“那怎么还叫那小道姑给发现了呢?”

        “殿下?”内侍似乎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帷幔那边,已有穿着道服的人恭恭敬敬地上前,神色里却难掩悲愤。

        “殿下,不过斗法而已,对方也欺人太甚!竟然直接破了宋真人的术法,令其咒力反噬!已……身亡了!”

        洒金的小扇在掌中又敲了几下。

        那人的笑声传来,“斗法?本宫不是让你们,杀了封宬么?”

        “!!”

        道人一惊,猛地跪倒在地,“殿下恕罪!是,是贫道说错,正是,正是诅咒……”

        内侍愣了愣,这才陡然反应过来——刺杀与下咒正巧赶在了一起?

        这可不是天赐良机?

        刺杀之中,混乱若受个伤危及一下性命,那不是下咒的最好时机?!

        可瞧这眼下阵仗,居然是也是没成事儿?

        微皱了皱眉,朝那哆哆嗦嗦的道人斜了一眼。

        帷幔后那人已笑着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一群废物。”

        便转身离去。

        衣摆上华丽的金线在昏暗的火烛光线里,留下片片粼闪的靡丽光泽。

        道人心惊胆颤地抬起头,还没松一口气。

        “嚓。”

        脖子便是一凉!

        鲜血飞溅。

        昏暗光线中,帷幔摇晃森森。

        ……

        “哐!”

        云落落一拳砸地。

        左臂上紫黑铠甲瞬间如烟云消散!

        她猛地攥住左手手臂!素来淡冷的面上骤现一片痛苦隐忍!

        后背紧绷!

        不住吸气!

        左手手臂,那古老的如伤疤一般的图腾,陡然浮动!

        蚀骨的疼痛几乎将她淹没!

        她一下歪倒在封宬身侧!

        眼看头便要撞在那破裂的青石地面上,旁侧忽而伸过一只手来。

        正好垫在了她的额角。

        她一抬眼,便对上了封宬那双邃深暗黑的眼。

  https://www.xdingdian.com/read/39482/24799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dingdian.com。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