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这个剑仙太强了 > 第113章 莫冠北戴,我乃刀剑客!【啥…

第113章 莫冠北戴,我乃刀剑客!【啥…

        夜色如水,深山老林,

        大雾朦胧中,莫问练剑依然。

        次次的拔收,

        剑的触感、反馈、动作、声音、协调……

        从实化虚,自有到无,

        空无影,剑无痕,

        破水断流,随欲自然。

        练了半月有余,他从未出剑过,

        却又,胜似出过剑,

        用剑,先学拿剑,

        出剑,先学用剑。

        剑之道,大简至难。

        ……

        而当练到后半夜的时候,莫问也是逐渐停了下来。

        也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体内的灵力,正在不断流逝着,

        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快!

        ‘这倒是个奇怪的现象。’

        赫然是盘膝而坐,闭上了眼,将神识笼罩身躯,查看奇经八脉,灵气流向。

        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根源,

        原来是核元!

        这也是让莫问苦笑起来,

        光忙着修炼拔剑术,怎么把这个大宝贝给忘了。

        查看他后发现,

        如今的核元,就像是一朵枯萎的花,

        因为常年处于罪恶城的压制、封印中,从而无法生息循环,灵源早已干枯,奄奄一息,

        更惨的是,

        又遭人强行吞噬,在反抗时,耗光了最后一丝希望的力量,彻底枯萎。

        不过枯萎归枯萎,距离凋亡尚还很远。

        ‘所以,它如今是在吸收我的灵力,恢复生机了……’

        这其实是个好消息,

        但,让莫问头疼的是,

        如果照这样下去,他将很快从六段巅峰,回退至中期,甚至是倒入五段。

        当然,

        这也只是初期,

        后面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只怕到时候,他将由灵退天,甚至一降再降,彻底被榨干都说不定。

        ‘可不能再这么下去。’

        他也是立刻思考替代方案,

        突然!

        ‘对了,那些魔核岂不是现成的灵源,如若让它吸收,再好不过了!’

        于是,

        他也是立刻将一颗颗魔核拿了出来。

        奇光异芒乍现交织,澎湃能量喷薄轰响!

        莫问试着将一颗魔核捏碎,吞噬其狂暴能量,

        随后,引入玄关,穿过经脉,直达核元!

        ‘这颗五品高级魔核,想来能够顶上好一阵子。’

        可是,

        让他没想到的是,

        澎湃汹涌的能量长河,在刚接触到核元的一刹那,就是彻底蒸发消失了!

        ‘这……’

        莫问忍不住皱眉。

        也是又尝试喂养了一颗,结果依然,一触即空!

        这不禁让他苦笑起来。

        似乎得到的不是一个大宝贝,

        而是多了一个大祖宗,要他供养……

        索性,

        一口气把所有魔核都给喂下去了,

        可这些加在一起,也才足够顶上一周的时间,这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看起来,要去弄些魔核了。’

        ……

        ……

        一日后。

        位于土青洲最为凶险、被视为是禁忌之地的葬鬼林,

        不断响起剧烈地轰鸣,以及声声魔兽的凄叫,引来了很大的动静!

        林外的小镇,仅有的一家酒馆生意爆棚,佣兵,探险者,历练者,鱼龙混杂。

        有醉汉灌了口酒,徐徐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林中的魔兽正在极速减少,

        有可怕的人物,正在不断猎杀它们,外围已被清空,非常安全!”

        “确实如此。”有佣兵满是心惊道:“老夫也是刚从外围出来,现在里头的情况……到处都是妖兽的尸体,无不被切成了两半,切口平整光滑,太阳一照,啧,就跟玉似儿的。”

        众人脸色煞白,呼吸急促。

        缓了好一阵子,有老人分析道:“看起来,这位神秘凶人,不是用的剑,就是用的刀!”

        众人不置可否,

        一下子,锁定范围极小了。

        “我想起来了!”

        有人一拍脑门道:“七天前,北家似乎有人进去了,会不会是北家?”

        “看来是没错了。”老人很是确定。“叶家未派人来,而能够做到斩切魔兽的,也就只有北家了。”

        “反正决战还未开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

        众人眼中惊亮!

        “那就去看看,反正也没危险!”

        于是,千人大部队,开始向着林中浩荡进发,

        倒要看看,究竟是不是北家人。

        而在葬鬼林中围地带。

        五道衣着华丽的俊男俏女,身背狂刀,奔逸绝尘。

        腰间的玉佩上,一个龙威虎振的‘北’字,散发着可怕的刀意,吞摄人心,不敢直视!

        五人正是北家人,

        林内的动静,自然不是他们搞出来的,

        同样好奇何许人也,也是朝着轰鸣处极速赶去。

        “你们说,会不会是叶家人?叶林天那家伙?”五人中,一个身材魁梧的蟒衣男子突然问道。

        四人相视了一眼,还真不敢确定。

        “嘻嘻,我倒希望是他。”一个淡粉罗裙女子掩口一笑,狐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他若是死在这里,必将让叶家士气重创,这样的话,之后的对决,我北家必胜无疑!”

        众人眼中一亮!

        一个个有些兴奋了起来。

        也是很快,来到了事发地点,

        心惊的是,动手之人已经远去了,

        唯有地上一只六阶初期魔兽,庞大的兽身一分为二,死得颇为艺术。

        “从伤口上判断,又是一剑毙命!”

        五人神情有些凝重,

        这可不同于其它魔兽,它乃是金武鳄龟,龟甲堪比天品灵铠,

        莫说是叶林天了,

        就算是叶苍云,恐怕都做不到一剑毙命,

        何况是从其最坚硬的龟甲上,一剑直下,分离为二的,

        这显然要形成绝对碾压,方能做到!

        “情况有些不对劲,绝非是叶家人!”

        “不然,我们撤了吧,万一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物,恐怕要倒大霉!”

        “怕什么?我们有弟妹给的通灵玉在身,就算正面遇到此人,又有何惧?”

        众人想想也是,

        而且,似乎想撤都撤不走了,

        也是感知到数千道气息,正在朝着他们,快速接近而来,

        现在要是撤了,实在太丢人了!

        “我说都别愣着了。”为首的星目雀袍青年,突然抽起了背上的狂刀,向着四周胡乱劈下。

        轰隆隆——

        恐怖的刀意弥漫天边。

        山崩地裂,沙暴滚滚!

        四人见状,起初不明何意,

        可回头一望,感知着就要赶来的大队伍时,眼中一亮,赶忙抽刀狂劈!

        而在远处,

        大部队众人神情惊变,

        即使相隔甚远,依然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刀意,双腿不禁有些发软!

        “天呐,居然真的是北家!”

        “你这不是废话,除了北家,谁还有这么强的刀意?”

        “快,加速,可不能错过了!”

        于是,众人各施手段,速度提到了极致,

        没多一会儿,终于赶到了第一现场,

        只见人已经走远了,

        四周的狼藉疮痍,滚烫血河,看得人胆寒心惊!

        “卧槽!”有人当场爆了粗口,望着前方惊声道:“居然连金武鳄龟都给剁开了,这也太可怕了!”

        “如此平整的切口,看来只用了一刀!”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霸道了!”

        众人心骇不已,

        北家的成长速度,真是一天一个样,太快了!

        本以为叶老祖成灵已经稳了,

        可现在,还真不好说!

        轰隆隆——

        也就在感慨的时候,

        天边,一道恐怖灼目的虹芒骤然升起,无形气浪轰然席卷,滚滚浩荡,掀树拔山!

        望见无尽的毁灭,所有人感到从未有过的窒息压抑!

        这个热闹再凑下去,非要死在这里不可!

        于是,无不赶紧调头,离开了葬鬼林,

        离开后的第一件事,

        便是将北家在林内造成的破坏与毁灭,口口相传,很快,就是引起了整个土青洲的震动!

        “你说什么?金武鳄龟被北家强者,一刀劈开了?”

        “北家的刀法居然又变强了,叶家可惨喽~”

        “看起来,再也无需思虑站队的问题了,北家必胜!”

        而北家的巨变,让叶家人人惊惶,也是为此紧急召开族会,共同商讨对策。

        至于天下的剑者们,无不是悲观焦虑,

        如若叶家告负,那么他们的处境,将会十分尴尬,不敢想象。

        不过,天下的大变,莫问却是不知,

        也是又花了一天时间,清空了整个葬鬼林后,这才离开,前往叶城。

        而这一路上,让他感到迷茫的是。

        无数的剑客刀客,都在不断地拔收武器,不厌其烦,不觉疲惫。

        不得精髓,一味地拔收毫无意义,

        这么持续下去,除了能把鞘柄磨没以外,也再无任何实际效果。

        ‘这到底都是跟着何人所学,简直是误人子弟。’

        莫问皱眉摇头,对于此人很是不感冒,

        甚至要是让他遇到,会毫不犹豫地除掉此人,留着就是祸害。

        ……

        如今的叶城,

        因为即将决斗的原因,挥手如阴,人山人海,不胜吵闹。

        他大概估算一下,来了至少有数十亿人,甚至明日决战之时,将会翻一倍!

        ‘看起来,这叶家与那北家,在土青洲的名气,实在是大,’

        ‘一场胜负之战而已,居然可以吸引了这么多人前来围观,真是厉害。’

        也是正走着,

        他看到了一处以刀剑为形状的奇特楼阁,门前很是热闹。

        走近一看,门匾之上,横着霸刀与秀剑,无字胜有字。

        ‘这倒是有意思。’

        莫问饶有兴致走了过去,不过却被看守的护卫首领拦住。

        “请阁下先证明,自己是剑客或是刀客,才能进入!”

        “是这样啊。”莫问好奇。“那不知该如何证明?”

        首领拍了拍身上厚重坚实的霸气银甲,砰砰作响间,傲然笑道:

        “阁下尽管来砍来刺,必须使出全力,莫怕伤到本将。”

        “必须使出全力?”莫问疑惑。“就没有个具体标准的进入门槛?”

        “不需要!”首领自信昂首说道:“本将身穿之物,可不是件普通银甲,乃是地品高级灵铠,

        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即使天阶中期强者,都不能奈何本将,阁下放心动手便可。”

        “这……”

        莫问为之犹豫,

        这地品高级灵铠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张纸。

        没有个具体的进入标准,还真不好拿捏。

        而见他半天没动静,后头的人们等的焦急。

        “我说兄台,实在不行,让我们先进去得了。”

        “是啊,你不是想要门槛和标准吗?让老夫来给你示范!”

        “这倒是可以。”莫问颔首一笑,也是后退,等待着这位出手。

        “呵呵,年轻人,看好了。”

        刀客老人目光惊烁,

        轰——

        天阶初期的恐怖气势轰然外泻,风云滚滚,惊的人脸色发白!

        铮——

        老人抽刀斩水,刀光如电,

        轰——

        脚步一踏,纵身跃起,恐怖刀意弥漫雷彻,惊然暴劈!

        这一刀的威势,让在场大部分人心惊胆寒!

        如若由他们来面对的话,不说无力招架,却是代价惨痛。

        下一瞬,

        狂刀怒劈在了首领的肩头之上,

        其肩头惊现银芒,猝然涌出一股极其柔和的力量,

        给老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刀劈在了柔软的棉花上一样,刀势倾然被化解,满是无力感。

        之后,他收刀苦笑。

        “看到了吗?年轻人,

        根本不需要担心那些有的没的,全力砍下去就好了,结果都是一样的。”

        之后,

        又是数人相继全力出手,

        可不论是刀客还是剑客,结局都是一样的,无不以软绵无力而告终,根本不可能伤到首领丝毫。

        至于他们,有的通过了,有的却没有通过,完全不因修为而定,

        进入的门槛标准,依然让人捉摸不透,

        对此,莫问实在懒得研究,摇头笑道:“既然这样,若是破了你的灵铠,可,不怨我。”

        这让大伙都愣住了,

        首领也愣住了。

        也是好久,后者傲然说道:“放心,阁下若是真能破了本将的灵铠,本将非但不会怨恨阁下,更会向阁下磕头赔罪,以表……”

        “磕头就不用了。”莫问打断一笑。“只是日后,定个标准门槛,莫要让人这么费力。”

        “不!”首领断然摇头。“本将一言九鼎,这头,必须磕,正好大伙也在,自当做个见证。”

        众人心里摇头。

        觉得这铁首领太喜欢钻牛角尖了。

        想要破掉他的灵铠,根本就不可能,非要纠结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啊。。

        “既然你要磕,我自当不拦着。”

        莫问说话间,挥手拈来一片枯叶,屈指一弹!

        咻——

        枯叶惊骇爆射,虚空轰颤,蓦然掀起恐怖剑势暴虐,

        在无数人色变之间。

        砰——

        灵铠如纸,当场贯穿!

        赫然在首领的胳膊上,留下一个血洞,

        从其洞内,清晰看到了那片枯叶,

        正可怕钉在身后庞大的门柱上,整个阁楼都震震颤颤!

        所有人,还未缓过神来,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意识根本跟不上。

        也是过了足有十数息,

        首领疼得‘呲溜——’吸气,

        捂着胳膊,目光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青衣男人。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莫问负手而立,长发随风飞扬,摇头笑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能进去否?”

        “当……当然!”

        首领钢筋铁骨‘噗通——’跪在了地上,磕了个响头,大地都震碎了!

        随后,掏出一块金牌,举过头顶,双手呈上!

        “跪……跪迎公子驾临!”

        “嗯。”

        莫问拿过金牌,大袖一甩,便是阔步进去了。

        而他一走,众人这才缓过劲儿来。

        大眼瞪小眼,完全傻了眼。

        “卧槽!!”当初那刀客老人失态爆了粗口,傻愣挠头道:“一片树叶?就就就……就直接给破了?”

        大伙也纳了血闷,头都快挠烂了也想不通。

        “这也太强了吧,难……难道是灵者?”

        “不可能吧?这才多大岁数啊,撑死不过双十,灵者,不能够啊。”

        “要我说,肯定是那片叶子有问题,不然咋能够呢?”

        唰——

        这让所有人赫然向着门柱上望去。

        那片枯叶,正活活钉在门柱里头,只露出了一角而已!

        刀客老人走过去,灵力覆盖枯叶,用力地向外拔,

        可是,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都拔不出来。

        “都别愣着了,快来帮忙啊。”

        “啊?”

        众人也是赶紧跑了过去,

        你拽我,我托你,一个垒一个,三百多人,愣是拿一片树叶没办法!

        “这样,老夫喊喊道一的时候,咱们一起使力!

        三……

        二……

        一!!”

        轰——

        所有人无不火力全开,毕生的力气都用出来了,青筋暴起!

        “给我开!!”

        终于,

        枯叶拔出来了。

        众人一倒倒一片,

        然后,

        轰隆隆——

        庞大的门柱连同着整个巨门,直接塌了!

        轰然砸地整条街巷都往下陷,甚至,整个叶城都晃了一下!

        这叫大伙别提有多心惊了,浑身都是麻的,

        “快,快去看叶子!”有人叫喊道,急得要死。

        “放心,叶子没事!”刀客老人高举枯叶,渐渐收回了灵力的保护。

        “是不是叶子有问题,捏一下就知道了。”于是,深呼了一口气,在众目睽睽下,轻轻一捏。

        咔——

        极其清脆的劈裂响彻。

        其后,整片枯叶化作粉碎,飘飘飞散!

        “什么!!”

        众人大惊,眼眶欲裂。

        ……

        外头的动静,早已在刀剑阁内的莫问可不知道。

        只见富丽堂皇的大殿,聚集着不少人,

        或是形单影只,或是三五成群,饮茶吃酒,切磋闲谈,气氛融洽。

        他如今的出现,也是引起了全场人的瞩目,

        无不是被他手上耀眼的金牌,所深深吸引住。

        刀剑阁设有十大金刚。

        唯有年纪不超过三十,刀法或剑道,极其出众,甚至具有代表性,才能入列!

        先看看在列都是什么人,

        刀王刑天森!

        刀皇梦竹兰……

        剑痴古云天!

        剑王水月寒……

        以及,

        刀法第一人,北道月!

        剑法第一人,叶林天!

        可现在这位,又是谁啊??

        从哪冒出来的啊?

        怎么就成了十大金刚之一了呢?

        莫问自是注意到了众人古怪的目光,似乎,他手里的这块金牌,十分烫手?

        不过却并不在意,

        来到长台坐下,要了壶清茶,悠悠自饮。

        也是很快,就有光鲜亮丽的俊男俏女围了过来,纷纷自我介绍,主动示好,甚至,阿谀谄媚。

        这让莫问好奇望着手上的金牌。

        不曾想到,它的作用还真不小!

        “观阁下面生得很,可是头一次来?”

        一道动人清澈女音突然响起,所有人为之安静下来,也是连忙让开!

        来人,一袭素衣不染纤尘,容颜清美,翩若惊鸿,好一个灵秀佳丽。

        十大金刚之一,剑王水月寒!

        于此伴随着的,还有一道气质如兰、温婉可人的幽蓝罗裙女子,身背紫龙大刀,很是突兀。

        十大金刚之一,刀皇梦竹兰!

        莫问看了二女一眼,颔首笑道:“确是头一次来,进来看看,这里是做什么的。”

        什……什么!

        众人愕然。。

        他居然连这里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那又是如何得到的金牌呢?

        水月寒愈发觉得此人有意思,

        而且此人,看向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明澈,实在特别。

        浅笑道:“药师有药师公会,佣兵有佣兵工会,至于这里,便是刀剑工会了。”

        “刀剑工会?”

        莫问心中诧异,

        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这样一个工会的。

        身边,梦竹兰淡声道:“至少现在,它还是剑刀堂,剑在首,刀在次,

        但在明天,它就是刀剑工会了。”

        这让在场的剑客们,内心苦涩。

        水月寒也是轻摇臻首,叹道:

        “北家的强弱如今成了谜,葬鬼林已经完全被他们清洗干净了,永远都是一刀毙命,简直是艺术,教学级、宗师级,实在太震撼了。”

        葬鬼林?

        莫问心中诧异,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莫不是鬼魅专门出没的地方?有没有灵源?如若有的话,他十分感兴趣。

        正想着。

        “喂。”梦竹兰突然饶有兴致问道:“你是刀客,还是剑客?”

        这倒是让所有人突然愣住了。

        可接下来,神情各有不同。

        十大金刚,现有六席刀客,三席剑客,

        如若他是刀客,将是七对三,彻底碾压,

        如若他的剑客,便是四对六,半斤八两。

        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莫问摇头笑了笑,徐徐道:“其实刀与剑,本就是一家,同为一体,何分彼此,排先列后。”

        “那是不可能的!”梦竹兰断然摇头。“刀就是刀,剑就是剑,永远不可能为一体,永远都要一争高下,一比强弱。”

        众人不置可否,

        刀与剑之间,就像是冰与火,永远不能同存,注定宿命之战!

        水月寒同样这么认为。“不知阁下,究竟是敌是友?”

        莫问喝了口茶,阳光笑道:“我是刀也能用,剑也凑合,是刀客,也是剑客,刀剑客。”

        这让众人愣住了。

        刀剑客??

        【作者题外话】:有错别字告诉俺,小伙伴们考完了吧?什么时候放假啊?书友q群1058270891……推本超好看的脑洞书《808216+禁地探秘者》

  https://www.xdingdian.com/read/40552/247998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dingdian.com。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com